欢迎来到南京理工大学保密处!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电话:025-84312017

传真:025-84305100

他本该有铺满鲜花的路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0-09-29   浏览次数:103
    夜,静谧的夜。
  在燥热和喧闹中煎熬了一整天的南国某城,已在习习凉风的吹拂下进入了恬静的梦乡,只有路灯还眨着朦胧而多情的眼睛。
  一只猫头鹰忽然从暗处疾射而出,扑向一只在黑夜中自鸣得意而贪婪觅食的硕鼠。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,夜又归于寂静。
  这时,一辆灰色的桑塔纳出租车从一条街道中开出,奇怪的是它没有开大灯,两只昏黄的雾灯在暗夜中随着汽车的颠簸,像两只舞动的精灵。
  借着昏黄的灯光,隐约可以看到坐在后座上的客人有二十四五岁左右,瘦削白皙的脸上透着南方人特有的聪明与干练。此时,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仿佛一尊泥塑。但是从他那紧抿的嘴唇偶尔出现的类似抽搐的抖动上,可以看出在他的内心深处正在经历着一场激烈的搏斗。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此去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,可是那一百万美金对从小就穷怕了也苦怕了的他来说,实在是一种欲忍不甘、欲罢不能的诱惑;然而铤而走险又不是他这个自小在母亲膝下长大的农村孩子的性格。此时他坐在车里有一种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感觉。
  “怎么办?”他在心里反复问着自己,直到问得心里一阵沉闷和刺痛。此时此刻他觉得抱在怀里的黑色提包仿佛变成了一枚定时炸弹,随着都会发生爆炸,将了连同他身边的一切炸得无影无踪。
  他伸出颤抖的手,在满是汗珠的脑门上抹了一把,似乎是要将如麻的心绪抹平捋顺。
  “不会的。”等头脑稍微冷静,他自我安慰似的在心里暗暗宽解自己,并试图平静下来,将事情的全过程在脑子里再过一遍。
  那是一周前的一个晚上,他像往常一样,一边玩着电脑一边等着未婚妻的电话。用他自己的话讲,电脑、未婚妻是他人生的两大主题,也是两大乐趣。是啊,他这个被社会喻为“天之骄子”的某名牌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,正处在“春风得意”的时期。刚一毕业,就被分配到了无数大学生可望而不可及的省委机关,而且被领导委以重任,紧接着姑娘的“绣球”又向他频频抛来。经过千挑万选,终于选中了意中人文旖。文旖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良好的家庭教育和知识修养赋予了她一种温良贤淑的性格。她和他的家庭给予他这个家在外地的人一个甜蜜而又幸福的港湾。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让他的文旖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  “叮铃铃”,一串铃声,他的心头立刻泛起一阵幸福的涟漪,但当他拿起话筒,才知道电话并非文旖打来,而是他的好友张铠。张铠毕业后被分配到机关机要部门工作,前一段的单身生活,使他们的友谊达到了不分你我的境地。尽管目前双方与未婚妻花前月下的生活代替了他们以前的频繁交往,但长存于他们心中的友谊却一点也没有减弱。张铠打来电话是因为在值班时计算机发生了故障,请他这个微机高手去助一臂之力。他二话没说,当即给文旖通电话说明了情况,便急匆匆赶往张铠处。
  按过电铃不一会儿张铠便出来为他拉开了沉重的铁门。尽管这里是极其重要的秘密场所,但由于他与张铠的关系,使他对这个场所已经是熟门熟路。而对眼前的计算机他更是驾轻就熟,只见他将自己带来的磁盘插入计算机,迅速下载了硬盘中的信息,然后三下五除二,手到病除。一看表还不到十分钟。他又将磁盘中的信息输入硬盘,与张铠寒暄几句,带着磁盘回到宿舍。
    几天过去了,一个偶然的机会,当他将一张磁盘插入计算机之后,屏幕上出现的内容使他大吃一惊:那是他前几天在张铠处拷入磁盘的内容——一份内容极其重要的绝密文件。起初,他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内容,结果,看着看着,一个罪恶的念头在心中滋生。刚开始,他还为此吓了一跳,但紧接着这个念头就像一种毒素,迅速在他的心中扩散蔓延,以至于酿成了一个罪恶的计划。
    他以母亲有病为由向单位领导请了假,并以一个编造的借口向未婚妻辞了行。他来到这个南国名城,以做生意的名义通过一个老同学结识了一个境外商人,在双方单独交往中,他将他的计划连同他的灵魂和盘托出,并以100万元美元的价格达成了出卖秘密和灵魂的协议。今天他正是如约而往,实现他罪恶的计划。
  “不会的,不会的”他念符似地反复用这三个字安慰着他那颗狂跳着的心。经过刚才的分析,他觉得自己的安排是天衣无缝的,这使他的情绪得到了些许的平定。他闭上眼睛,眼前仿佛雪花似的飘舞着一张张美钞,有了它就可以改变自己这一生的命运,买汽车、洋房、出国留学……
  出租车在一个街心花园旁戛然而止。他慢慢地睁开眼睛,慷慨地掏出100元一张的人民币递给司机,“别找了”。“谢谢”司机感激地朝他点点头,之后一踩油门,车消失在暗夜之中。
  面对黑黝黝的街心花园,他仿佛处在一只黑色恶魔张开的大嘴边,心不由得又嗵嗵地狂跳起来。为了壮胆,他试图点上一颗香烟,但颤抖的双手怎么也不听使唤。他索性扔掉香烟,惊弓鸟似的看了看四周,四周还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  “不会有事的。”他再一次安慰自己,并努力使自己那颗像兔子般跳动的心平静下来。他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坐等来人,然而就在他将坐未坐之际,几个黑影从他身后跃出,几只如钳的大手抓得他几乎窒息过去,当他努力回身看清对方的面孔时,他的脑子嗡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……
  他坐在牢房的一隅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。一只鸟儿在自由地飞翔,一会儿扶摇直上,一会儿俯冲而下,显得那样欢快和惬意。飞累了,就落在窗台上,叽叽喳喳唱起了歌,偶尔它还看看铁窗里的人,仿佛在问:“你怎么了?”
  “是啊,我这是怎么了?”清醒过来的他用双手抱着头。悔恨和恐惧此时强烈地吞噬着他的灵魂,昨天的事已经恍如隔世,又好象是刚刚做过的一场噩梦。
  “是梦该多好啊!”他想。但眼前的现实告诉他,这并不是梦,而是现实,是严酷的现实,等待他的将是严正的审判。现在他强烈地感觉到越来越怀念过去的一切,怀念他的母亲,怀念他的文旖,怀念他的弟弟妹妹、亲朋好友,怀念他的一切幸福快乐,甚至包括过去的失意和痛苦。这一切的一切此生能再拥有吗?他没有勇气往下再想,他感到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。
  ——那双充满慈祥和怜爱的是母亲的眼睛。从那双眼睛中透出来的是殷殷的企盼和拳拳的思念。他出生在赣南山区的一个山村,恶劣的自然条件和不发达的交通使他的家乡显得落后和闭塞。他五岁那年,父亲久病不愈撒手人寰,是母亲坚强地挑起家庭的重担,拉扯大了他们兄妹三人,而且培养出他这个家乡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。他忘不了每次分别,母亲站在村头相送时殷殷地期盼、祝福的眼泪和那在寒风中飘散的缕缕白发……
  ——那双充满童真而又微含哀怨的是弟弟妹妹小时候的眼睛。那是看了就让人心痛的目光。母亲为了供他上学,不得不让弟弟妹妹先后辍学。弟弟得知这个决定时哭得像个泪人;而妹妹什么也没说,然而那一双盯着母亲的哀怨的目光,至今仍然深深地烙在他的心中。
  ——那双充满温柔而又善解人意的是文旖的眼睛,过去他从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找到了他想找到的一切,然而今天那双眼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翳。
  ——那里还有一双眼睛,不,还有无数双眼睛,都用不同的眼神盯着他,有的让他心碎,有的让他不寒而栗。每一双眼睛都让他无法或不敢面对,然而又不能不面对。他痛苦地闭上眼睛。那众多的眼睛似乎又一起向他压来,他感到一阵难忍的窒息。他挣脱似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直到铁门的开启声将他惊醒。
   不久之后,正当人们兴高采烈准备欢度春节之际,某法庭伟来法官威严的宣判:汤云因犯非法获取、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正在被告席上的他,全身像被抽掉筋骨似的瘫软了下来……
 
 

版权所有 2007 南京理工大学保密处 苏ICP备11035779号 电话:025-84312017 传真:025-84305100 邮箱:025-88888888@137.com

地址: 江苏省南京市孝陵卫街200号 邮编: 210094 校内查号台:025-84315114